前往主要內容區塊
:::
「本草城市新竹:以淺山海作為方法」展覽系列座談 藝術,新竹改變的下一步?

「本草城市新竹:以淺山海作為方法」展覽系列座談:藝術,新竹改變的下一步?

「本草城市新竹:以淺山海作為方法」展覽從不同的歷史縱深,以田野調查結合藝術思維,以多元的藝術表現形式,探討新竹這座城市自然與人文關係的多維度面相。
每座城市都有獨特的文化DNA,以新竹市的城市尺度與文化厚度來看,博物館群及相關資源可透過何種方式發揮最大效益?而又如何能透過藝術、策展呈現城市的特質,甚至促進城市美學的發展及增進社區與藝術的互動?
活動邀請三位藝術文化領域權威分享他們的經驗與想法,並針對新竹市的藝文發展共同討論交流。

活動時間:2021/9/4 (六) 13:30-15:00
活動地點:新竹241藝術空間 (新竹市中央路241號6樓)
主持人:國立陽明交通大學藝文中心主任 洪惠冠
講者陣容:
策展人 徐文瑞
新竹市文化局長 張馨之
國立陽明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教授 龔書章
 


主講分享紀實      文字整理:張琳英

徐文瑞〈本草城市:藝術的修復力〉

徐文瑞|「本草城市新竹:以淺山海作為方法」展覽策展人,1958年生於屏東,獨立策展人兼藝評家,研究興趣主要在於全球化的文化狀況、美學與政治的關係、當代藝術的地理政治處境等。除了策展,亦經常在歐洲、美洲、亞洲及澳洲等地參與工作坊、研討會、出版等。


作為此次座談首位分享者,徐文瑞從展覽角度看待其提供關於人們如何思考城市生活的觀點,而這些不同的觀點是對照族群在現代城市發展的歷史延伸而生。

不只是地理區位劃分的城市

徐文瑞首先介紹「本草城市」展覽計畫,此一延續性策展最早於2017年、2018年以臺北市鳳甲美術館為基地,探討從北投角度可看到何種現代城市的面貌。對徐文瑞來說,看待城市並非僅用單一的行政區狀態,而是走進城市街道、歷史,以及從城市之間、城市跟地表發生狀態的互動跟考察來看待,就生活層面,如日常用電、用煤的資源可能來自其他國家,手機訊號、網路上的內容亦是來自世界各地,這些網絡建構起來的生活狀態才是「城市」,是不受地理位置而侷限的城市經驗。

在策劃「本草城市北投」時,有藝術家透過北投捷運跟河流交錯的聲音調查等面向創作,而在策劃「本草城市新竹」時,因最初並無充分的新竹經驗,但在其他地方累積了經歷城市的方法,因此到新竹時,快速了解城市的發展歷史、理解兩展區場館─新竹市美術館、新竹241藝術空間─能如何跟城市更加緊密結合,而過程中思及城市的發展快速且瞬息萬變,人們背負著城市的生活經驗,卻也造成其他歷史或經驗被遺忘。

此次策展的副標題「以淺山海作為方法」,以淺山海作為隱喻概念,所指的不僅是地理跟物種,而是探究新竹城市與各種層次包含族群、歷史等面向在不同時間軸裡所產生的斷裂,到了當代及未來能如何把淺山海的關係重新連結起來的重要課題。

以不同宇宙觀縫合城市發展的斷裂

當城市現象變成人們生活的核心概念時,也觸發人類思考其與歷史、地理、族群之間的關係。而「本草」在中醫裡是「醫藥」的概念,包含植物、動物皮毛等,也包含宇宙萬物、空氣、礦石等,「本草城市」即是期待人類在思考城市時有其特殊意涵,能想像城市未來如何縫補、修復過去的缺空跟斷裂,是現代人重新思考未來的重要概念,也是「本草城市新竹」期望帶來的修復。

但現代正面對在複雜歷史經驗中形成、且不斷變化的城市經驗,此由地理、歷史、空間、政策等構成動態的基本經驗有其獨特性,若用自然科學的方法概念理解,能很快進入城市的狀況,但更廣闊來看,也能發現不同人群、社群有各自的宇宙觀並存在城市裡。

在這次的展出中,藝術家陳瀅如的作品與「薩滿」有關,薩滿修身的宇宙觀跟現代科學給出的宇宙觀即有不同;也有藝術家張碩尹跟新竹鴻安堂中藥房合作創作計畫,宮廟如何跟藥房合作、藥籤的使用方式跟現代生活如何活下去的狀態等,此宇宙觀也與西醫的宇宙觀不同,並在考察城市發展脈絡中能發現,宮廟與中藥房合作、形成小型社區是臺灣的普遍現象,這些觀點在城市發展中不應將其歸類在應被切割的傳統,反而需要重補關係,過程中的交涉亦是宇宙政治的觀念,因此這次展覽試圖把生命經驗裡不同的知識論跟宇宙觀放入城市藝術空間,從多角度切入探究。

徐文瑞也提及,面對當今全球化過程中城市發展所造成對地球的負擔,促使人們重新思考跟其他物種、世界再次連結的過程,此次展覽在241藝術空間的作品尤其強調此部分,如人與人、動物、植物間的關係,甚至是人如何透過當代科技所生產的數位影像、數位雜草重新納入生活狀態中,此都是生存空間所面臨的問題。

而在討論宇宙政治時,也需把不同時間軸向放入,如241藝術空間展區有藝術家楊順發的作品,運用傳統水墨畫美學呈現現代都市工業化後產生的地質面貌,帶領觀眾面對地球所形成或重建的新地景。而歷史的縱深亦是本次展覽所強調的面向,如在美術館展區可看到道卡斯族竹塹社舊地的發展,看見族人跟後代族群意識逐漸復甦萌芽,也能從藝術家梁廷毓、林建成的作品看見族群覺醒意識之後、如何重新認知祖先的歷史。

從記憶看見城市

徐文瑞認為,「記憶」經過現代化的過程,迫使人們需要遺忘它,但透過回看過去的經驗、察覺其中已存在的多樣與多元性,再藉由重新縫補跟建構和多樣族群、多重時間軸的關聯,才能使人們看到真正的城市多樣性。


張馨之〈美學城市:新竹·城市博物館發展願景〉

張馨之|現任新竹市文化局長,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藝術跨域整合博士候選人,曾任社團法人美感跨域協會理事長、國立交通大學兼任助理教授級技術人員。以人文藝術為發展職志,專精藝術行政管理、策展實踐、藝文場館營運、美感教育系統、藝文工作者等領域。


在徐文瑞分享由多元宇宙觀點看待城市之後,張馨之回到行政區域框架下的新竹城市來談「城市博物館」願景,從行政層面來看待一座城市博物館的落點,主要從公有場館資源、文化資產、城市重要地標三個層次來思考,而城市博物館的願景裡將三個層次的資源疊合,即可見其建構的區域範圍跟網絡間的關係。

以人為導向的城市博物館

在張馨之到文化局服務後,思考如何能在行政層面將新竹既有的300多年歷史紋理、現有文化館所、文化資產、自然景觀甚至建築空間之間的關係整合為城市博物館,其不只是傳統博物館所涵蓋的典藏、研究、展示、教育推廣功能,亦思考在此之外它還能帶給社會什麼新的面貌。在此基點上,進一步談城市博物館,它是更貼近生活場域、更開放多元、突破框架且連結到人文自然物種間的關係,此也正好回應到徐文瑞策展的議題。

傳統博物館是以物為導向,城市博物館則是更進一步以人為導向,回看新竹城市本身,其具有這樣的城市條件,也符合類博物館或是生態博物館概念。從城市博物館觸及的對象來看,包含館群、大眾、師生或是外來的旅客,以場域來看,則包含館群、文化區域的範疇、城市街道跟地標、學校機關甚至虛擬整合平台,所以在談城市博物館願景時,除了蘊含人文地產景之外,也是文化研究的重要場域,未來將持續透過跨局處的合作與資源整合共同推動。

提供及整合資源 成為博物館群的驅動引擎

新竹市地方博物館群、美術館群面臨到員額限制、各場館獨立運作而資源有限的情況,若將文化局本身作為博物館群的驅動引擎,從更宏觀角度來盤點檢視現有館所的經營,提供更全面的整合及資源挹注,建立館際合作關係來提升營運,進一步強化外部場域連結,將形成城市博物館發展的基礎資源。

在文化局轄下,包含美術館群、博物館群、圖書館群等有30多個場所,此數量不含私有場館,而新竹市已有許多經營豐碩的私有場館,此亦為文化局的共創夥伴。在文化局的資源面向中,可從博物館觀點來看城市文化的發展,包含策展專業化、人才培育、教育扎根、典藏應用、研究出版、科技運用等。

近年來新竹市美術館轉型成為當代藝術館場域後,即持續討論策展專業化的過程,而現階段進行中的策展專業發展,則是選擇文化局在美術領域、工藝領域、文史領域中有常態性展示需求的場館,透過成立策展委員會,包含外部專家顧問群共議自有場館的策展議題,並藉五年策展計畫的總策展論述讓外部能夠認識、進入到新竹藝文領域。

在人才培育上,有新竹241藝術空間持續發展OPEN CALL徵件展型態,扶植更多年輕科技藝術人才,進一步也將透過美術館推動議題性策展的OPEN CALL徵件,並持續推動策展人培力計畫,讓新竹學界、有志從事策展職涯的青年世代有實踐的空間跟機會。

而教育扎根部分,近年在文化局與民間團隊協力下已累積很多館校資源,過去文化機關跟教育機關像是平行雙軸,故希望機關之間能產生橫向的連結,館校合作的基礎可持續透過國教輔導團的協力。近年也持續進行館校合作,包含藝術入校、藝術家共備課程或是館校合作的展示運用等,而第一線的老師亦能透過文化局的資源提供而發展更深度的文化教育教材與扎根工作。

在典藏運用方面,文化局近年積極拓展典藏資源,也發展典藏教育入校的計畫,包含玻璃工藝館、眷村博物館與今年度將推動的黑蝙蝠中隊文物紀念館,開發出行動博物館教具箱,期望讓更多學校老師可多方運用。而在典藏管理則進行整飭計畫與系統性分類,設置專業典藏空間,並進行美術類、玻璃工藝、眷村文化等各類別的藏品盤點詮釋,進而作為學校老師開發教材與學習主題內容的素材。

針對研究出版的發展,文化局從早期開始推廣新竹市資深藝術家,自1993年起辦理薪傳獎、至今已累積74位新竹在地薪傳藝術家,而在未來,期能更深度的研究薪傳藝術家,並透過出版讓外界更認識新竹美術史脈絡及創作者的深刻故事。

最後在科技運用層面,文化局在三年前開始建立「新竹‧城市美術館」平台,作為美術資源類的重要入口網站,在未來則期望納入博物館群資源,形成更大的館群入口平台;另外因今年五月開始新冠疫情的嚴峻影響,以致於政府機關不得不去面對未來的趨勢─科技運用能如何導入相關館所,在此方面的發展亦包含了線上策展跟文化科技體驗服務等計畫推動。

步行體驗的美學城市

總的來看一座美學城市,其含括的面向從技藝傳承、歷史紋理、古蹟建築、文化資產、文化推廣、藝文策展、文化教育扎根、城市文旅及學術研究領域等構面,此將是建構城市博物館的重要精神內涵。未來將持續透過公私協作投入城市博物館的場域連動及串聯,以期能打破既有場館的牆,讓生活在城市中的人們能以步行方式自由穿梭在城市中,並在移動過程中享受文化藝術及美學生活。


龔書章〈文化城市:城市空間的文化觀點〉

龔書章|現任國立陽明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教授、台灣設計研究院「公共服務委員會」召集人;並榮獲2007中華民國傑出建築師、2020臺北文化獎得主。曾任「2018新竹300年博覽會」、「2020台灣設計展—Check in 新竹」、「2021台灣文博會—SUPERMICROS 數據廟」等大展總策展顧問,長期關注城市設計治理、建築構築文化以及跨域服務設計思考;並於2009以來擔任了德國Red Dot、 iF、日本Good Design等國際設計大獎評審。


在徐文瑞探究城市範圍、張馨之分享城市博物館想法後,龔書章藉前者所提的思想面跟內容思考,談論最核心的實質面及城市空間面,以其近年跟市政府合作不同計畫的經驗,如在新竹300博覽會擔任策展人、2020台灣設計展擔任策展顧問,重新看待城市博物館的面向。

非典型思考的文化城市

在談論「文化城市」時,龔書章首先分享「文化」的定義不只是文化創意、文化藝術等層面,而是如何建構非典型的思考,對他來說,城市硬體觀點有兩件重要的事,一是城市空間作為城市博物館的催化劑觸媒,能觸發改變某些事情且非單獨存在,二是這些衍生的改變並非隨機產生,而是有意識、階段性的改變,即是其進程是需要被規劃的,因此以近年舉行的大型展會實踐城市設計策略,讓展會不僅是活動、而是城市的意圖。

在構思議題時,龔書章以Urban Network為主題,包含城市硬體網絡如交通、河流等,另一方面則是以人為開始、談論人際之間的社交網絡系統,「城市地景」跟「日常培力」都須藉由不同媒介啟動、且不能停止,兩者間也需交接與交集。而文化城市的發展跟社會中的不同促進面向有關,必須尋找共創對象、重新回顧都市更新與在生系統等,及藉由科技創新、廣泛式的政治行動做城市宣言,進而達到共創城市的理想。

新竹300博覽會 從市民開始的視點

龔書章於2018年擔任新竹300博覽會的策展人,當時新竹已啟動部分城市建設,對於城市治理來說需先知道後續發展,但一般民眾不一定能看到及了解,因此博覽會主題訂名為「SEE YOU TOMORROW」,並非指再見,而是看見明天、後天與未來的概念,也是讓市民了解他們對於城市可幫上什麼忙、做什麼事。

博覽會共策劃6個不同議題展區,入口處建構300個明日夢想,找了30個各行各業的市民,以每人為個別主體、拍攝短片,此規劃是期望談論新竹的第一個視點是從市民開始、而非政策面。最後一展區「漫遊城市」則是從硬體創造出大架構,再回應到讓生活變慢、變步行的概念,而三年前所定的策展概念,在今天已在實踐中。

回到城市的硬體架構來談論,龔書章分享新竹市分為兩個軸帶與概念:一是以南寮漁港、漁人碼頭為中心,涵蓋近年完成的微笑海岸與波光市集,屬於地景概念;另一則是舊城區概念,亦是當初新竹市第一個推行的重點區域,重新建構出舊城區的城市博物館。在城市博物館是將城市網絡串聯,而在南寮地區則是做周邊海岸線與海的城市地景串聯,這些發展至今仍在持續進行。

2020台灣設計展 走入城市博物館

在新竹300博覽會之後,龔書章於去年的設計展擔任總策展顧問,將三年前於博覽會中的陳述,於三年後讓市民感受到現在進行式及已具體呈現的事情,以「Check in Hsinchu」為概念用兩公里貫穿城市與城市博物館的步行動線,借由大型展覽讓市民自在行走於城市,雖城市博物館感覺是虛幻的概念,但走在其中時便能親身了解。

設計展的場域從動物園至舊城區,中間橫跨新竹火車站,串接舊建築、文化場域跟生活場域三個層面,當有了機構、展館這些據點,還需其中串接的線,因此除場館外還包含重要生活空間,如東門城、護城河、舊城區,及T字型連接的隆恩圳生活步道,當這些線性結構完成後,原來的據點有了更多發展機會,而進行城市博覽會或設計展的真正重點,即是要帶著人們走入這些實質的路線。

新竹城市中的建設陸續在近年內到位,含括了與孩子、生活、文化有關的任務,如建築師黃聲遠和田中央團隊完成的隆恩圳親水公園,建築師邱文傑完成動物園改造,而火車站做為場域的中界點也必須改變,因此於去年底將站前廣場整修完成,另建築師邱文傑亦重新修改東門城,改善人行道、串聯建築師郭中端參與的護城河規劃等,此皆為藏在都市裡、不一定看得到的細節,但一旦將景觀打開後,即能看到各個建設間的關係。

新竹市的兩大水域也具不同風貌,護城河流經市政建築,隆恩圳則連結生活與商業面貌,另在舊城區中,由建築師林聖峰將涉及四個局處的角落空間建造成完整的幸福廣場,此整體架構也是希望把舊城變成生活博物館、成為歷史跟文化的場域。而在設計展的規劃上,後站場域屬於文化創造型展館,前站則屬於生活型展館,如改造舊房子成為小區域的主題展館,重要的是整合周邊的關係,讓城市、生活、公共廊道空間與城市的動態有機會串連在一起,因此當時也安排表演藝術在街上串聯城市活動的空白處。

「展覽之後」的動能性

當城市變成生活博物館、產生新的可能性樣貌,更要能讓其保持動能性。許多人認為展覽結束後就代表資源消耗掉了,然龔書章認為展覽是催化劑的概念,談論「展覽之後」才是重要的事,例如能否因為展覽產生後續的社會影響力、進而改變城市治理的狀態,以及展覽能做到另一件難得的事是能促進不同領域人的合作,在實驗狀態下實踐,藉由此次分享,也期待大眾能重新認識「文化」不只是文化創意,其背後也蘊含著城市治理跟城市策略。

MORE 點擊展開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