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區塊
:::

本草城市新竹:以淺山海作為方法

當期展覽本草城市新竹:以淺山海作為方法

美術館展區線上3D展廳:https://my.matterport.com/show/?m=7nymzrouSUa&lang=en​

線上版展覽導覽手冊:https://issuu.com/hsinchucitymuseum/docs/_


展覽總論述|策展人 徐文瑞

作為一個新興科技城市,新竹位處全球創新知識與技術產業鏈的重要節點上。對比於它淺山淺海的自然地理,新竹沒有深闊港灣、廣大平原或天然屏障作為發展的條件,但是它卻在臺灣近代歷史中佔據著政治經濟的關鍵地位。從十七、八世紀臺灣進入全球海權競爭時代以來,本島的發展重心逐漸由南向北轉移。而二次大戰結束後,科技現代性的劇烈加速度,透過快速道路鐵路、橋樑、通訊、飛行器、人造衛星、海底電纜、金融等基礎設施,建立起整個星球的都市化,讓新竹可以從它的自然地理條件中脫穎而出,變成科技未來潮的閃亮金星。

傳統上,「城市」被認為是人類文明的生發場域,建立在「文化與自然」的分界與交融之上,在這交纏中,城市新陳代謝所發展出來的基礎結構,道路、水渠、以及食物、垃圾等流通系統和治理程序,自然而然構成城市的生命體。但是,從工業革命以來,都市化逐漸變成複雜的、蔓延整個地球/行星的網絡,使基礎結構不再是人與自然交往的結果,而變成了這交往的前提,從而基礎結構也變成另一個自然,或用技術哲學家路易斯・孟福(Lewis Mumford)所言,宛若一種具有生命力的「巨型機器」(註)。

「本草城市新竹:以淺山海作為方法」從不同的歷史縱深,以田野調查結合藝術思維,以多元的藝術表現形式,探討這個城市的自然與人文關係的多維度面相,重新審視這塊揉雜閩南、客家、眷村、原住民、移工等多族群的淺山海地方。在快速發展的當代文化中,省思記憶的修補、社會關係的修補,以及人類與土地、與其他物種之關係的修補。

(註)Lewis Mumford, The Myth of the Machine - Vol. 1. Technics and Human Development, 1967, New York, 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

新竹市美術館展區論述

新竹市美術館所在的舊市區,原本為道卡斯族竹塹社的舊地,經歷十七世紀以來迄今的定居殖民主義過程,原本住在此地的道卡斯族人逐漸漢化,喪失固有的土地、族語、歷史、文化習俗與身份認同,或遷徙至淺山,以及更遙遠的深山如埔里,或後山的宜蘭、花蓮、臺東。但是和其他平埔族群一樣,道卡斯人並未消失。在過去四十年的民主化過程中,臺灣原住民族一波接著一波的復振運動,讓越來越多不同族群的平埔族人鼓起勇氣站出來,從歷史創傷之中,重建族群意識。

作為「本草城市新竹」展場之一,新竹市美術館的展出乃以道卡斯族的歷史經驗開場,展場入口的年表「本草城市竹塹大事紀」,從竹塹社的角度,整理新竹地區和臺灣大歷史的重要發展,提供美術館本身,以及其展出作品之間交互對照的閱讀脈絡,有別於純粹漢人觀點,或殖民者觀點的歷史敘事。

來自尖石鄉梅花部落(Mekarang)的泰雅藝術家兼牧師安力・給怒(賴安淋),以複合媒材繪畫的表現形式,結合傳統圖騰與基督宗教信仰的再詮釋,探索人與土地的關係,以及經歷現代殖民過程裡「原民性」的當代意義。他的「祖靈系列」讓多元的泛靈在畫框內聚集,猶如宇宙中的宇宙。「彩虹民族」與「樂園」猶如織者所織的布,串接起被現代性所沖散的民族記憶和文化碎片,投射在樂園與彩虹誓約的古老神話之上。

在臺灣的歷史洪流中,數千年的南島語族遷徙帶來不同族群駐足於這個島嶼,其中,泛泰雅族人可以說是最早生根此地的原住民族之一。隨著全球化的展開,臺灣的土地也長出了一代接著一代的新住民,他們是未來的祖宗。攝影藝術家杜韻飛以他擅長的人物像,拍攝散居臺灣各地(包括新竹)的新住民青年子弟,以倒轉時間的手法,從虛擬的未來角度,提示一種觀看臺灣人的現在與過去的視野。原住民與新住民,都是這個土地所生長出來的「人」。

世居臺灣西部平原與淺山地區的平埔族群,是全球大航海時期最早接觸到強大外來勢力的原住民。經歷西荷、明鄭統治,到了清領時期,漢人冒著渡海禁令與黑水溝的險惡旅程,入墾臺灣,致使平埔族群逐漸喪失土地、語言文化,或與漢人攜手共同墾殖。有客家與平埔身份認同的藝術家梁廷毓的「墳塚之地」,以竹塹社族人沿著鳳山溪逐步往淺山開墾的歷史為背景,其中,客家、道卡斯族、泰雅族的雜處交往,在土地水源與族群家族生命的衝撞遺留下許多墓地與漢番宮廟,梁廷毓作品以多元的紀錄形式,呈現這些無以名狀的歷史刻痕。

在1874年「牡丹社事件」導致清政府取消渡海禁令,實施開山撫番之前,平埔族群已經歷數次大小規模的遷徙,這些遷徙歷程延續到日治時期,乃是西部平埔原住民族的「島內離散」,同時也造成不同民族面對外來定居殖民者,而學習彼此文化、面對衝突、共生共存的歷史經驗。林建成的繪畫與素描系列,紀錄著自身道卡斯與漢人聚合家族遷徙至花東的歷史。擁有藝術創作與民族誌雙重專業訓練的林建成,用細膩的筆觸,生動地描繪離散家人求生存於異族異地的故事。

來自屏東三地門鄉大社部落的排灣族藝術家伊誕・巴瓦瓦隆,出身於Pulima家族,亦即手巧的工藝與藝術之家,也是部落文化裡美與哲思的傳習者。他成長於1980年代以來原住民族復振運動的世代,展出作品包括1989年迄今三十年的創作,以每十年為一期 —「甦醒。自覺」、「心靈。觀點」、「相遇。對話」— 三個時期,正好見證了原住民正名運動與原民當代藝術發展茁壯的交纏歷程。尤其最近十年他以獨創的「紋砌刻畫」技法,銜接口傳文化母體裡,透過大地與萬物紋理的刻、畫與疊砌等儀式,以傳承歷史與神話。伊誕的戶外裝置結合百合花鋼雕、廢棄冰箱、石塊等素材,奇特而有機的造型,仿佛這座具有歷史意義的建築體滋生出來的雜草,一種不受控制的生命力兀自突現於當代城市空間中。

 

「本草城市新竹:以淺山海作為方法」​新竹市美術館展區​
❖ 展期|2021/7/29 (四) – 10/24 (日)​
❖ 策展人|徐文瑞​
❖ 藝術家|安力‧給怒、伊誕‧巴瓦瓦隆、梁廷毓、林建成、杜韻飛​
❖ 主辦單位|新竹市政府​
❖ 承辦單位|新竹市文化局​
❖ 策展團隊|恆禾藝創

MORE 連結:前往更多當期展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