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主要內容區塊
:::

「本草城市新竹:以淺山海作為方法」

當期展覽「本草城市新竹:以淺山海作為方法」

「本草城市新竹:以淺山海作為方法」360度線上展廳,了解更多:

https://my.matterport.com/show/?m=XpUzdLb9Hdz&lang=en&play=1

【參觀資訊最新公告】

下半年新竹241藝術空間歷經了換展及疫情影響遲遲未能與大家見面,終於確定暑期特展將在7月29日正式開展!

展覽相關資訊

▎展覽名稱:「本草城市新竹:以淺山海作為方法」

▎展覽時間:2021/07/29 (四) - 2021/10/24(日)

▎主辦單位:新竹市政府

▎策展人:徐文瑞

▎藝術家: Heidi Voet、陳米靖、楊順發、彭弘智、張欣、杜韻飛、王秀茹、陳瀅如、張恩滿、陳郁文、張碩尹

 

疫情三級警戒閉館逾兩個月後,新竹市241藝術空間重新開放並迎來《本草城市新竹:以淺山海作為方法》展出,歡迎民眾謹守防疫規定,跨出家門欣賞這檔由知名策展人徐文瑞規劃、展區橫跨美術館與241藝術空間的暑期大展,帶領觀眾重回昔日道卡斯族竹塹社舊地,從不同的歷史縱深,多元的藝術表現形式,重新審視新竹市這塊融合多族群的淺山海地方。

 

市長林智堅表示,全島歷經嚴峻新冠疫情挑戰,本展作為疫情調降為二級警戒之後,新竹市首次對公眾開放的當代藝術展出,省思如何修補歷史記憶、社會關係,以及人類與土地、與其他物種之關係,在步入與病毒共存的後疫情時代,特別具深刻意義。

 

新竹市文化局長張馨之強調,二級警戒期間,新竹市藝文場所仍會落實各項防疫措施,包括民眾入館參觀須測量額溫、手部消毒、實聯制,並全程配戴口罩;館舍每日開館前也會以稀釋之漂白水消毒,並於入口處提供酒精消毒噴霧。並實施人流數量管制,同時段參觀人次不超過50人次,以展場地貼、志工加強宣導以維持社交距離。

 

知名獨立策展兼藝評家徐文瑞擔任美術館及241藝術空間首次聯展的策展人,他是國內、國際知名雙年展重要策展人,亦曾任49屆威尼斯雙年展國際評審及第7屆伊斯坦堡雙年展「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獎」國際評審,近年他特別關注城市發展與族群認同的主題,透過多次新竹實地勘察與文獻研究,他指出,新竹市位處淺山淺海之域,雖無深闊港灣、廣大平原或天然屏障,卻在臺灣近代史中居政治經濟關鍵地位,今日更掌握全球創新知識產業鏈重要節點。

 

策展人徐文瑞表示,新竹作為一個新興科技城市,位處全球創新知識與技術產業鏈的重要節點上。對比於它淺山淺海的自然地理,新竹沒有深闊港灣、廣大平原或天然屏障作為發展的條件,但是它卻在台灣近代歷史中佔據著政治經濟的關鍵地位。從十七、八世紀台灣進入全球海權競爭時代以來,本島的發展重心逐漸由南向北轉移。而二次大戰結束後,科技現代性的劇烈加速度,透過快速道路鐵路、橋樑、通訊、飛行器、人造衛星、海底電纜、金融等基礎設施,建立起整個星球的都市化,讓新竹可以從它的自然地理條件中脫穎而出,變成科技未來潮的閃亮金星。

 

傳統上,「城市」被認為是人類文明的生發場域,建立在「文化與自然」的分界與交融之上,在這交纏中,城市新陳代謝所發展出來的基礎結構,道路、水渠、以及食物、垃圾等流通系統和治理程序,自然而然構成城市的生命體。但是,從工業革命以來,都市化逐漸變成複雜的、蔓延整個地球/行星的網絡,使基礎結構不再是人與自然交往的結果,而變成了這交往的前提,從而基礎結構也變成另一個自然,或用技術哲學家路易斯・孟福(Lewis Mumford)所言,宛若一種具有生命力的「巨型機器」。

 

 「本草城市新竹:以淺山海作為方法」從不同的歷史縱深,以田野調查結合藝術思維,以多元的藝術表現形式,探討這個城市的自然與人文關係的多維度面相,重新審視這塊揉雜閩南、客家、眷村、原住民、移工等多族群的淺山海地方。在快速發展的當代文化中,省思記憶的修補、社會關係的修補,以及人類與土地、與其他物種之關係的修補。

 

241展區本次暑期大展參展藝術家共十一位,首先,海蒂・芙歐特 (Heidi Voet) 的「碎片和片段」邀請非專業參與者穿著她所製作的服裝,以看似隨意現身的形式聚集在一起。在事件發生的當下,這些造型奇特、色彩鮮豔的服飾,會產生沒有聚光燈的聚光效果,形塑一個繽紛的風景。服裝,標示著個人身份、品味、美感與個性,既是物質符號最直接的傳達,也是最抽象而便於隱匿自我的生物擬態。因應COVID-19疫情的三級警戒,表演改為線上視訊的集體現身,參與者在自家隔離,或戶外活動,於一小時的共用視訊過程中,超越孤立狀態,共同現身於一個屏幕中,也看見許多未曾謀面的參與者。

 

一進到展場,橢圓形的攝影作品確實搶眼,看似寧靜優雅的畫面底下,是現代性「人定勝天」承諾的諷刺,楊順發的「台灣水沒」系列攝影作品捕捉西部海岸線上的廢墟景象,由於地下水超抽、全球暖化而沉入水底的屋舍、宮廟、基礎設施等,或由於海岸突堤效應而傾頹的碉堡。此次也特別展出桃、竹、苗地區新作品。

 

接著是陳米靖的「神秘河流:碎片與詩」以遍在各地的監視器,日以繼夜生產出來的影像垃圾,一種無用的「數位草芥」,藉由程式編碼重新組裝成一幅幅即時的抽象畫,並以 AI 機器人「回應」這些影像的寓意。

 

地圖,可以變成縫補、修復記憶的工具與工作,王秀茹的一系列部落地圖計畫,與花蓮港口部落(阿美族)、屏東禮納里部落(2009莫拉克風災被迫遷徙的排灣族與魯凱族)、新竹香山那魯灣部落(阿美族)合作,以工作坊、學校課程、民族誌方法,共同繪製地圖,重新建構遷徙的故事。其中,那魯灣部落為1980年代一群台東海岸美山部落阿美族人,陸續遷徙至新竹香山討生活,參與海山漁港的定置漁場捕魚。

 

張碩尹的「南冥有鳥,其名為鵬」作品探討生命和死亡的定義,以及技術與造物者、萬物、人類之間的複雜關係。結合當代數位科技,探索後自然的生命現象,人類複製自然生命的渴望及意義。更在此次大展中與新竹在地的百年中藥房「鴻安堂」合作,以壁畫形式,探討中藥房、媽祖廟、水仙宮的地緣連結性,如何體現城市現代化如高科技的新竹市,與傳統中醫與民間宗教的本草宇宙觀,結合成今日城市的多元生命樣態。

 

有生必有死。杜韻飛的「生殤相」拍攝流浪犬被「安樂死」之前的片刻,攝影機(攝影師)與狗的相處片刻,以及鏡頭的剎那訊息,將攝影術做為一種靈魂連結器、攝影科技與死亡之間的張力放大到極致。

 

陳郁文的「自然性」系列,與「失靈」探討這些變遷所帶來關於自然、物、文化的知識論與存有學的多重意涵,以及身份認同的不確定性。

 

在自然、大地、世界,在薩滿的宇宙觀裡是神聖的,是力量的來源,實在界的基礎。薩滿用各式各樣法器與儀式(鼓、哨子、面具等)引導信眾進入出神境界,在意識轉換之中,從薩滿宇宙觀所「見」的自然、大地、世界,乃得以顯現。在當代科技化的城市環境中,薩滿的修行可以透過電子音樂、藥物,令人接觸深層意識的聖境。陳瀅如的「致幻記II:刻幻象」以錄像形式紀錄意識轉化中的身體經驗,在其中,自然不只是「在那裡」,身體與意識也不只是「在這裡」,而是合而為一的不二狀態。當城市化的基礎設施逐漸把人類的力量、慾望、希望,架設成自我的鏡像時,薩滿之術也許是一個可能出路?

 

彭弘智的山水屏風,延伸傳統道家小周天練功圖。這張像人體也像山水畫的「內經圖」,呼喚著千百年來道家者徒如何把生命的呼吸導引關聯到自然生態之中。隨著現代化的來臨,人們把生命交付西方現代醫學,「內經圖」之類的生命和生態哲學並未消失。小周天的氣功還在許多人的生命圖像中扮演關鍵角色。

 

張欣的創作將「以毒攻毒」的藥理推擴成一種藝術思維,讓各種異質的、相生相剋的感官元素,聲音的、文字的、圖像的,融合於裝置空間。本次展出作品結合泰國和東南亞神話中的Naga那迦蛇神為出發點,將泛靈論和噪音哲學交互纏繞,形成一個當代「以毒為藥」的作品。自然界的山丘河流、生物體的體液與能量流動、城市新陳代謝的過程,這些現代性異質本體的混沌樣態,在她的作品裡共構成大宇宙的生命力,流轉循環的動能。

 

241空間的展覽以張恩滿的「眺島」作品做為結語,一個錄像裝置。這是她在綠島人權園區的紀念創作,綰合了兩則故事。一則是白色恐怖時期囚禁於綠島的政治犯,在山上勞動時碰到「吃人樹」,皮膚奇癢浮腫,巧遇正餵完奶的小婦人,「一眼看到被吃人樹吃了的人,便奔迎出來,把他拉進胸前,用手壓擠自己兩個豐挺的乳房,又白又稠的乳水淋浴似直射一臉一身」為他療傷。另一則是希臘神話故事:天神宙斯命人將剛出生的婚外私生兒子赫拉克勒斯(Heracles),帶到天后希拉身邊,想趁她熟睡時吸允其奶水,藉此獲得神力。希拉從睡夢中驚醒,奶水噴湧而出,便化做了燦爛的銀河(註)。

 

(註)2020綠島人權藝術季網站 https://www.2020greenislandartfest.info/blank-6

(accessed 2021.02.06)

 

 

 

MORE 連結:前往更多當期展覽
楊順發-《台灣水沒III:沉默堡島》
楊順發-《台灣水沒III:沉默堡島》 自然環境似乎一直在改變,但人類的思考卻彷彿原地踏步,甚而顢頇自欺,完全不將大自然的警訊當作一回事,一廂情願地認為人定勝天…。
張恩滿-《眺島Milky Way》
張恩滿-《眺島Milky Way》 火燒島、大島與蘭嶼島,它們鄰近可以彼此眺望, 在有意識與無意識被禁錮中,平行乘載歷史之業。回首洋流,浪頭隨潮波, 仰望同個星空,藉由希拉女神的乳汁連結跳島,連結政治治理下的分裂時空。
張碩尹-《南冥有鳥,其名為鵬P’eng’s Journey to the Southern Darkness》
張碩尹-《南冥有鳥,其名為鵬P’eng’s Journey to the Southern Darkness》 探討十八世紀自動機對科技史發展的影響,透過精巧的機械系統,進行複雜擬真動作。其不僅為人工智慧的發展定下基礎,也影響了啟蒙時代以降對科技文明的哲學思考。
王秀茹-《我們在這裡-部落地圖創作計畫—Makotaay港口部落/Makotaay Tribe》
王秀茹-《我們在這裡-部落地圖創作計畫—Makotaay港口部落/Makotaay Tribe》 聽著老人家的故事,帶著小孩一起創作。地圖是印記,也是牽起老人家和小孩的那條連結線。我們一起用地圖回家。
陳米靖-《媽媽的國畫 #21  Mom’s Chinese Painting #21》
陳米靖-《媽媽的國畫 #21  Mom’s Chinese Painting #21》 將舊物留存,藉由重新創作 (recreate) 試圖擾動「何謂好的水墨畫」的邊界與認知,也重新思考所謂「國畫」及「水墨畫」與地緣政治的關係、與臨摹 自然與休憩(Leisure)的關係。
彭弘智-《內經圖變奏曲 The Variation of the Inner-Scripture》
彭弘智-《內經圖變奏曲 The Variation of the Inner-Scripture》 心裡認內經圖為師,臨摹、變奏,控制在不受控制的範圍內運作,打破前進,打破前進,破形完後還要破心。
杜韻飛-《生殤相Memento Mori》
杜韻飛-《生殤相Memento Mori》 藉以西方藝術史人物肖像的語彙,我為台灣數家公立收容所內的流浪犬,於安樂死當日留下生前的最後身影。
張欣-《毒液-抗-毒液Venom-Anti-Venom》
張欣-《毒液-抗-毒液Venom-Anti-Venom》 以藥材/中醫/人體/自然/社會一連串互動為引子,引導出結合聲音與手繪作品。發想自泰國北部納迦神信仰,對其研究中國龍神話、中醫本草綱目與另興建的關係頗有共鳴。